成人用品:www.2s.tv
57vb4t.cc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无罪开释,以毒攻毒(求订阅)
    在昆仑山的巫族力量,陷入了泥潭的时候。

    不周山。

    巫族的大本营。

    “我冤枉啊!”

    此刻,风曦在喊冤。

    他表示,他是无辜的。

    绝对没有做假账!

    各项支出收入,一笔笔款项,都是莫有问题滴!

    更没有贪污受贿!

    “那你想怎么解释这个东西?”

    后土祖巫一脸好笑的表情,踢了踢身旁的小箱子,这是匿名举报信中提到的贪污赃款,已经被搜查出来。

    “哗啦!”

    箱子倒下,一片灿烂金光闪耀,那是玄黄功德币的独有色泽。

    后土随意摄拿出一枚,在风曦的面前晃了晃,“手笔还挺大的嘛!”

    “咳咳咳……”风曦眨眼,再眨眼,“大人您听我说,这我还是能解释一二的。”

    “身为我大巫族驻昆仑山外交总长,我有那么一点点个人爱好……喜欢赌石之类的,做着一夜暴富的梦。”

    “我承认,这是我个人操守上的些许不足和缺陷……但我一没耽误公事,二没有挪用公款,着实算不上大过错啊!”

    风曦机变百出,现编现造着理由。

    “同样的,我因为运气甚好,天降横财,一夜暴富……这也不能说我贪污啊!”

    “真的是‘天降横财’呢。”后土玩味的笑着,将四个字着重的强调,“原来你也知道,是‘天降’啊?”

    风曦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了,跪坐在蒲团的身影显得弱小、可怜,又无助。

    “你还记得,当初我委派你去任职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吗?”后土身子微微前倾,同时一根手指伸出,在风曦的额头眉心处点啊点的,有一下没一下,语气间有点恨铁不成钢,“叫你不要贪污不要贪污,你就是这么给我做的?”

    风曦被戳的身形后仰,眼珠子骨碌骨碌的乱转,在绞尽脑汁思索,如何为自己开脱。

    “你这小年轻啊,做事就喜欢急功近利。”后土还在继续说教,“干什么,都想着贪多求快,最后往往走上不归路……老老实实的干活不好吗?”

    “做出了成绩,工资、奖金,我又怎会少得了你的?”

    “非要抄近路!”

    “唉!”

    后土祖巫老气横秋的叹息着,“昧着良心,一夜暴富,它就那么香吗?”

    风曦强忍住要脱口而出的“真香”二字,脸上做出应和的表情,完美的演技深刻反应出他内心的忏悔和不安,是做错了事情之后的深深自责。

    后土看了一眼,嗤笑一声,“别在这给我装。”

    “你这小滑头,能提出轮回战略的小腹黑,我可不相信你会有多少惭愧的心思想法。”

    “你呀,早就在我这里被重点标记,鬼精腹黑……所以我根本不指望,你有几分真诚的认错想法。”

    风曦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这就尴尬了。

    他看着后土的目光有些幽怨。

    天地良心,他一个大大的忠臣,为了后土祖巫的轮回事业安稳发展,甚至都自掏腰包去针对漏洞方面进行防火墙的设计工作……结果在这里却得到那么扎心的答案?

    用有色眼光看待?

    他那能叫腹黑吗?

    还不是为了报效巫族,才忍痛舍弃了自己的下限?

    风曦感觉,自己的人生就像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和餐具。

    “好啦,你也不用这眼神看我。”后土悠悠说道,双手交叉合在身前,“关于这件事,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一堆铁证,你有怎样的辩解?”

    “我觉得那匿名举报没道理,这不能说是我做假账贪污、收受贿赂……”风曦叽叽咕咕的,“您看呐,我用利益拉拢三清天尊,这没有问题吧?算是正常外交工作吧?”

    “从效果来看,你做的很不错。”后土公允的评价。

    “那么这个过程之中,我也没有故意报假财务账单吧?利润收入、支出金额该是多少就是多少……也没错吧?”

    “对。”后土点头。

    “然后您看啊……这做假账的罪名,是不是就站不住脚了?”风曦为自己开脱。

    “嗯……这一条算你过关吧?”后土笑了,“那还有吃回扣、收受贿赂呢?”

    “这点就更不成立了!”风曦振振有辞,“就算这笔钱,是三清天尊给的,那也不能算是回扣和贿赂,而应该是顾问费用,是对我个人出谋划策的奖励!”

    “首先,三清天尊何许人也?虽然有人说,我故意给出高价收买对方……诚不知这何等可笑?”

    “那三位天尊,身怀开天大功德,富豪程度是整个洪荒一等一的,哪里是我那点小利益就能收买得了的?”

    “换个人,给他同样的资金,您看看三清天尊会同意吗?怕是直接就给扫地出门了吧?”

    “同样的,这样的大罗天尊,会放下身段,单纯因为谈好了这点生意,就给我回扣吗?”

    “也不可能嘛!”

    风曦一条条的说着,有理有据。

    后土无言,但也不点头承认,有那么一点点道理。

    “所以说,这罪名也站不出脚!”

    “那你觉得,你这笔钱是为什么会到你手上呢?”后土微笑,“既然你已经说了那么多,就再给我整一个合理的答案呗?”

    后土看着风曦,似笑非笑。

    不过,这难不倒风曦。

    拖延了足够的时间,风曦已经在心中编好了说辞。

    “自然是因为三清天尊对我在道门传道事业中的贡献,特意给出的顾问薪酬!”

    风曦的嘴,骗人的鬼。

    “这三位天尊,有感我在任期间,道门事业繁荣昌盛……尤其是灵宝天尊,在有教无类的道路上前进了一大步!”

    “所以,给我天降横财,是合情合理的!”

    “那他们怎么不光明正大送你一面锦旗?将一切都说开?”后土挑眉。

    “当然是因为不好见光嘛!”风曦理直气壮,“毕竟这个过程中,用的手段不太光彩,三清天尊想拿好处,又不想表现的牵涉很深样子,不跟我们这临时工有直接关系。”

    “所以,只好暗箱操作一下,背后结清款项!”

    一切,都圆上了。

    仿佛那笔天降横财,真的是如他所说的缘由。

    并非是与玉宸的串通一气,而是灵宝天尊的欣赏,对道统的更进一步扩张投桃报李!

    说着说着,风曦自己都有些迷糊了。

    或许……事情的真相可能真的是这般?

    毕竟,单纯玉宸自身的利益,似乎也动摇不了他身后灵宝天尊的意志。

    当两者出现悖逆的时候,玉宸又算什么呢?

    关键时刻,只有灵宝天尊的想法,才是重要的。

    符合天尊的利益!

    ‘对啊……一定是这样!’

    风曦寻思着,‘一定是灵宝天尊给我的劳务费、顾问费!’

    至于为什么那笔顾问费,跟之前意外时刻风曦单独拣出纸张上记录的数额一样?

    嗯……

    这是巧合!

    这一定是巧合!

    后土沉默的看着风曦。

    风曦为自己辩解的言辞逻辑自洽,条理分明,让她有些啼笑皆非。

    “很精彩。”

    “将你身上的嫌疑摘得是干干净净。”

    “虽然我知道,只要对你施展搜魂鉴心的神通,就能将你心中隐藏的小秘密给揪出来,一切都会真相大白……”后土说着让风曦心惊肉跳的话,“是非黑白,尽皆展现。”

    洪荒的世界,想查清真相,实在是太简单了。

    来一手搜魂,轻松快捷。

    甚至是阴暗想法,诡谲心思,都会暴露无遗。

    就算你跟人玩眉目传情、心有灵犀,也一定用处都没有。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后土让风曦提心吊胆了一会儿后,才微笑着继续道,“你若能在表现的证据线索上瞒天过海,算你的本事。”

    “诶?”风曦疑惑莫名。

    “人心呐……”后土笑了笑,“如果因为追查证据,在你身上用了这般的手段,开了先河,以后是不是也要用在别人身上?”

    “因为一封匿名举报的信件,就如此苛责……水至清则无鱼,巫族的人心也得涣散。”

    “毕竟么,底层的那些小巫不好说,大罗的小,他们真的是一心为巫族、一点小算盘都不打的吗?”

    “是不是也要搜魂鉴心一番?”

    “真的这么做了,将一切都摊开到明面上,那统一对妖族、对天道战线还要不要搞了?”

    “先就把族内折腾的够呛,从上往下数前三排,得弄下去十之七八!”

    后土解释道。

    越强大,越有选择权,不会绑死在一条船上。

    总有后路,总有余地,体现在心中,这就是不忠诚。

    脚踏两条船的大能,在巫族混,也在妖族混的大神通者比比皆是……惹急了,人家不能转移资产,跟你死掐?

    就算要玩圣心独裁,那也得等大一统之后。

    让人无处可去,再慢慢炮制嘛!

    “现在,一切都是走流程,看实际物证。”后土悠悠道,“如果追溯时空的相关负责大罗,没有拿到你表象于外的铁证,这一关就算你过了。”

    “要是连这点手段都做不好?这智商我放你在那重要位置上,自个儿都不放心。”

    后土说的很实在。

    那么蠢,玩什么假账贪污?

    “后土大人圣明!”风曦瞬间歌功颂德起来,“心胸宽广,厚德载物,万古传颂……您以身作则,日后一定不会为今日的决策后悔的!”

    不搜魂好啊!

    他还担心呢,要是被查出来轮回战略的漏洞问题,该怎么解释?

    “你别高兴的太早。”后土祖巫淡笑,“有的事情,你还是少做点为好。”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这次就算你能蒙混过关,下一次……可未必了。”

    “有人匿名举报,还是在有先天灵宝守护、阻隔天意探查的情况下,就说明了有大罗是在亲眼关注你,而且这很大可能是妖族阵营的大罗。”

    风曦被吓了一跳。

    “不会吧?”他干咽了一口唾沫,瞬间感觉未来艰难。

    “你说呢?”后土反问,“你在昆仑那里的动作折腾得那么大,成果还挺不错,想不吸引有心人都不行。”

    “所以,你可长点心罢。”

    “臣明白!”风曦的眉头蹙起,陷入深思。

    而后,他猛的抬头,有些凝重,“我怀疑,昆仑山那里怕是要出事了!”

    “把我打下去,这不是结束,仅仅是开始!”

    “哦?”后土有些讶异,有些赞许,“你很不错,那里的确是出了问题。”

    “据说问题还不小。”

    “是吗?”风曦低下了头,认真的思索着。

    两个人都沉默。

    直到有沉稳的脚步声响起,才打破了这里气氛的凝重死寂。

    风曦抬头,看见了玄冥祖巫,她走进这间殿堂,对后土颔首示意。

    “这小家伙的调查结果出来了。”

    “哦?如何?”后土询问。

    “吃回扣吃的够聪明,没留下些什么手尾。”玄冥淡淡道,“那一箱子功德币,是灵宝天尊的。”

    “灵宝跟我说,他有一段时间曾玩心大起,游戏人间,特意留下了一个宝藏箱,藏有一笔功德币,放在徒子徒孙的赌石坊中,看看是哪些幸运的小家伙能找到。”

    “并没有特意给某人天降横财的意思。”

    “太假了。”后土冷静说道,“一定是倒转时序鼓捣的!”

    “对,我也认为是假的。”玄冥笑笑,“不过这种做假的方法,既然做出来了,那就是真的。”

    大罗倒果为因,真真假假,其实很多时候并不重要。

    “除非我们强行出手,进行截击……但真的没有必要。”

    “的确。”后土点头,“那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好了。”

    “风曦假账受贿一案,就此宣布结案,无罪释放!”

    “对于案件期间给之带来的名誉损伤、精神损失、工作中断,将给予合理补偿。”后土一锤定音,宣布了基调,相关文件将在随后下达到负责人那里。

    “祖巫圣德!”风曦高声赞美。

    两位祖巫都没有理会他,只是自顾自的说着话。

    “有一条坏消息,我得告诉你。”玄冥祖巫道,“昆仑山那里的风波,越演越烈了。”

    “是么?”

    后土皱眉,侧身望向东边的方向,似在观望,似在倾听。

    片刻后,她微微吐出一口气。

    “本座最烦那些满肚子阴谋坏水的家伙了。”

    “以后开战,能找到机会的话,一定要把妖族的那些顶尖智囊都给打掉!”

    后土握着拳头,“一个都不能放过!”

    愤愤的语气中,透着吃瘪的幕后。

    很显然,这位祖巫似乎在过往的岁月中,没少吃过这方面的亏。

    “这并不容易。”玄冥摇摇头,“那些个妖族智囊,一个比一个不简单,也一个比一个强大。”

    “白泽、帝俊、伏羲……要么是妖帅,要么是妖皇,哪个都不好杀。”

    “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等,总有机会的。”后土大手一挥,“至于现在……”

    “事情麻烦至此,实在不行,我就动用大罗威能,清洗那里生灵的思维认知……”后土眸光转冷,“以力破谋!”

    纵然洪荒宇宙,大罗并起,管理员群出,让不能一枝独秀。

    但只要愿意付出一些代价,很多事情都是能解决的。

    认知扭曲,思维变更!

    妖族策划的反击行动,看起来声势浩大,暗地里波澜汹涌,蔓延传染的速度恐怖无比,让驻扎昆仑的小巫头大,感觉根本无法根除。

    但只要一尊大罗进场,扭曲思维,让那里无数生灵的潜意识屏蔽相关认知,患上感觉性失语症……

    行了。

    问题解决了。

    什么谣言呐,分分钟就没有了。

    “但这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玄冥摇头,“我们有大罗,妖族也有大罗。”

    “我们能扭曲,他们就能还原。”

    “而且这样一来,我们一方等于变相被牵制了力量在其中……这才是最麻烦的!”

    “哪边的大罗被逼迫的先出手干涉,就等于哪边失去了先手……”

    “被对手用计策,以下驷对上驷,抵消了一点巅峰战力的存在……我们太亏了!”

    “当积少成多,我们巫族的巅峰力量都被一堆堆琐碎的方面给牵制,最后的大势岂不是尽由对方掌控?本来我们在巅峰力量上就有一点点不足。”

    玄冥说道,让后土有些忧愁,有点烦躁。

    这个时候,一旁低调的风曦犹豫的请示着,“这个……我能知道那里出了什么问题吗?”

    “兴许,我有办法缓解一二呢?”

    “对了,差点忘了你。”玄冥眸光一亮,虚空一凝,一枚玉简造化而出,送到风曦身前,略有期待,“你看看,有没有想出什么来?”

    风曦凝神阅读,心中盘算,半晌后踌躇着开口,“那个……我觉得吧,可以以毒攻毒?”

    “你要是想说制造相同的东西传播扩散的话,那就免了。”玄冥摆手。

    以毒攻毒四个字一出,她就不报什么希望了。

    “呃……我是个很纯洁的巫,不发车。”风曦看着玄冥祖巫,脸色怪怪,似乎想说您的脑回路真清奇……不过考虑一下彼此拳头,从心的咽了回去。

    “哦?那你要用什么毒,去攻毒?”

    风曦略微沉默。

    而后才道。

    “食色性也,是为本能。”

    “但亦有后天之类,可与之并肩。”

    “那便是……”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我的混沌城 超凡机械城 飞来客栈 我家道尊是神医 唐圣 刺客列传之执手天下 谪仙乱舞 和死神的恋爱日常 斩月 娘子勿跑:夫君似兽 因你繁花似锦 王妃吃香喝辣搞事业 正阳门庭 神启者说 莫高 念动星辰 将魂天下 花开锦绣 武松之铁血霸途 筑梦红丘陵 汉灵昭烈 三国之我的手下都是玩家 重生之龙套姐姐的逆袭 斯坦索姆神豪 他又冷又难缠 从现代飞升以后 追柒之路 星球博物馆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阴阳少年捉鬼记 醉仙葫 凰甝斗 一品皇商:不做弃妃做大佬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 宋仙 花豹突击队 孤岛谍战 破劫星 混沌天经 无限沉沦 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寒门崛起 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回到过去变成虎 史蒂夫求生记 完美赘婿 大马士革断喉剑 我只会拍烂片啊 诸天福运 戟何 穿越从我的英雄学院开始 史上第一美男 对不起下辈子在爱你 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 我真没想出名啊 大江大河 神魔书 城市之异能战士 我真没想到会出现怪兽 浮生应作长歌行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举国随我对抗外星入侵者 龙王令 瞎了都能修仙 英雄联盟之逆袭王者 北宋小厨师 都市之土豪继承人 重启末世 勾魂儿 冷总裁的契宠娇妻 刷点外挂 变身二次元便当少女 妙偶天成 文娱帝国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电子大唐 斗罗之蚀雷之龙 不灭武帝 闪婚成爱 重生之年代纪事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江城风月夜 倾国佳人爱上我 仙界第一卧底 首辅追妻计划 长生界 神州江山志 神话三国领主 丘丘人的原神之旅 天唐锦绣 十里红妆为谁扮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修仙签到百倍奖励 娱乐圈里的泥石流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至尊剑皇 无敌血脉 锦冠天下 武道霸主 上位 我打凡尘而来 通天之路 天纵莫敌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美女世界 网游之万人之上 万域剑神 重生宋青书 宿主别作妖:反派女王拽上天 少奶奶她只想蹭气运 啸澜 上品寒士 地球神域 掌权者 网游之永生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放开那只妖宠 神魂至尊 一念破碎 诡缠人 斗罗之拥有八奇技 我的相公是剑客 剑色生香 拯救短命王爷攻略 案发现场捉拿傲娇老公 汉唐天下 妖魔当道 红色仕途 总裁宠妻入命 春日宴 九劫生晖 无尽武装 网游之杀戮者 允你一世而不言 朢淵 逢魔神助攻 斗罗大陆之冰星神帝 腹黑狐女有点毒 傲世倾狂 游戏铜币能提现 他来自深渊,引我入地狱 一念尘中仙 深穴 召唤万岁 我的1978小农庄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收个逆徒是男主 卡徒 玩转异位面 天山学府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不让江山 冥王的脱线娇妃 媚骨 梦里应知身是客 边谋爱边侦探 奇幻浪漫物语 百妖之路 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我能添加逼格值 世子很凶 足球临时工 大魔王 狂神刑天 武破九荒 谍妃传 仙道本逍遥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请嫁给宇宙的主人》 风三娘 修仙从虐渣开始 魂裔猎魂者 宋韵梅花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正义之光:海贼噩梦 战龙无双 诸天探索者 重生之有事请烧纸 锦桐 腹黑狐女有点毒 绝对一番 坑爹联萌 极致灵气 幻术之道 一碗挂面 剑阁女弟子修仙日常 小女异瞳 万历新明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执剑卫道 重生完美时代 止道为仙 吻火 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 赖上江湖